-专治叶修哪家强,荣耀里找韩文清-


“还能怎么办,生下来呗,你的种,你的锅,背好。”叶修笑道。


“那……住下来吧,我照顾你。”韩文清最后下结论。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即使肚子越来越大叶修也不能否认他是真的怀孕了。


早上睁眼晚上闭眼这样循环个几百次,叶修在得知他怀孕之后已经过去了五个月。八个月前两个人打了一炮直接中标,五个月前跟韩文清去了医院后回来便留在了Q市等着摆脱肚子里的那个球,韩文清还有来自苏沐秋捞上苏沐橙对他无时无刻的嘲讽和关心,他就可以回归荣耀女神的怀抱了。


这五个月叶修过地极其的滋润,苏沐秋有时候给他通qq视屏的时候就常感叹他又胖了,他的小侄以后生出来要是跟叶修现在一样胖的话是该嫌弃好还是该心疼好。


这时叶修便会嘲讽一句,你想象一下我的娃要是长了一张韩文清的脸还是个小胖子的话你就不用心疼了,直接心疼老韩吧。


秋后算账的账就是这时候记下的,韩文清准备暂时不跟叶修计较了,等叶修身体好了再从游戏里找回场子。


直接野外PK,竞技场,抢boss。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哦,叫总有一款适合你。


韩文清虽然才刚成年,但心智堪比三十岁的成年大叔,把叶修照顾的无微不至,祖宗一样的供着,除了每天限制在两个小时以内的游戏时间和不准吸烟吃垃圾食品以外几乎就是有求必应,有时候叶修觉得他现在要韩文清上天飞一个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韩文清都敢直接跳出窗外飞一个给他看。

叶修未来的嚣张都是韩文清宠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但有些时候讨论到韩文清的底线的时候往往却是叶修做出了让步,毕竟他该怂的时候还是会怂的,寄人篱下也要有寄人篱下的态度嘛。


总之,叶修到现在还觉得,他竟然会怀孕还是很令他惊讶的,毕竟他虽然是个Omega但从来没个普遍的Omega该有的常识和样儿。


甚至导致了事后连个药都不知道该吃。


因果报应啊。


时间长了叶修又开始好奇韩文清的父母对他未成年未婚先孕是什么态度,他便直截了当的问了。


韩文清想了想,跟他说:“我父母17岁的时候怀了一胎。”叶修知道,韩文清的父亲是个Alpha,母亲是个Omega。


“嘿哟,原来你还有个哥哥啊?”叶修感觉一下子找到了组织,刚想问问韩文清当弟弟是个什么感觉。


“国家那时候还没有出禁止堕胎的法律,他们打掉了。”韩文清接着说。


“老韩啊。”叶修拍拍韩文清肩膀,“咋们以后说话能别大喘气么?话说你们家精子质量挺好啊,遗传的么?都是一发就中,啧啧。”


“……”


接下来的两个月也过得极其的快,叶修的荣耀时间被韩文清生生从两个小时压缩到了一个小时到最后一秒钟也碰不到电脑,有时候,韩文清被霸气雄图的喊过去抢Boss救场的时候叶修就搬个躺椅侧着脸在韩文清背后看着韩文清抢走了嘉王朝的Boss。

满脸哀怨,叶修表示以后一定要全部抢回来。


也不是没有好气那个鼎鼎大名的“一叶之秋”怎么突然不见了,但除了嘉王朝的大部分都是特别兴奋的。


那个祸害终于不见了哈哈哈哈哈哈!!!!!!


苏沐秋:MDZZ,这一切肯定都是韩文清的阴谋。


也不能说叶修不在了嘉王朝就没收入了,有些时候苏沐秋也是会偷偷摸摸顺走几个Boss的,毕竟众人眼里“叶秋的同伙”苏沐秋同学也是很令人咬牙切齿的。


叶修在最后一个月的时候被韩文清强行送进了医院里住着,没用什么卑鄙无耻没下限的手段,大家都是文明人,和和气气商量一下时不时黑个脸放点冷气,叶修就同意了。


苏沐秋也攒了一点钱坐火车从H市的网吧挪窝到了Q市医院附近的网吧里常驻就等着韩文清打电话来告诉他们叶修要生了。


苏沐橙没跟着来,毕竟她还是个学生,苏沐秋勒令苏沐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当个三好学生,苦口婆心的告诫她别跟叶修一样成天当个网瘾少年没个样,年纪轻轻还离家出走。


叶修进了产房的那天,苏沐秋从网吧里冲出来直达医院,结果直接被保安拦下让他好好走路,不然他还以为是哪家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病人。


苏沐秋连忙道歉,然后迈着大步子赶向产房。


苏沐秋看到韩文清站在产房外面,他打了个招呼便坐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又感觉不太对劲就又站起来,站了一会儿感觉又有点不太对劲他就又坐了下来。


最后苏沐秋决定跟韩文清一样站着,至于韩文清有没有跟他做过一样的动作就不得而知了。


韩文清觉得等叶修从产房出来的这几个小时被无限的放大,明明平常打打荣耀地时候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叶修每天两个小时的荣耀时间结束后还常常跟韩文清抱怨他还没打几个本就没了这让他很难做人啊。


“那你别做人了。”韩文清回道。


“嘿哟!老韩同志!”叶修嘲讽道,“我不做人,做鬼缠着你可好?你竟然喜欢玩人情归未了这一套!”


韩文清没话说了,当晚,叶修发现他的晚饭,又是白粥。


想不到你韩文清竟然还记仇!


叶修当时朝韩文清嚷嚷说要抢他几十个Boss云云让他心痛得再也不敢给他烧白粥,韩文清也只是哼了一声,没反驳。



就在韩文清回想着跟叶修度过的这五个月的时候,手术室地大门终于打开了。


韩文清一步走上去跟着推着叶修地担架,看着叶修苍白的脸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医生是之前给叶修检查过胎儿的那个医生,他说:“你放心,生产很顺利,他只是出血过多有点面色苍白而已,补补就好了,多吃些红枣什么的!”


韩文清点点头,等着叶修被推进了准备好的病房才想起来问医生:“医生,孩子呢。”


医生说:“哎哟你怎么才问!应该在后面,有个护士抱着的才对,我记得是个女娃。”医生转过头问旁边的另一个护士,“是个女娃我没记错吧?”


“是的是的,”护士说,“医生你能不能靠谱点?”


医生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外面渐渐传来一个新诞生的女婴的洪亮哭声。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目光瞬间柔了下来,无声的向叶修倾诉自己的爱意。


多年之后,韩文清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个午阳,叶修刚生产完躺在病床上,韩文清坐在病床边上也没有第一时间去看看他的女儿。


那时,全世界静的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就他们两个人。


→用烂的词句被我再用一遍不怂

→不甜不要钱

→我个人觉得吧,一对夫妻【虽然他们两个还是未成年还没法子结婚闭嘴不要说了】,女方生产过后如果男方关注的主要是女方,而不是第一时间上去看孩子然后冷落妻子一个人躺在床上,那这样的男人是真的爱你疼你到骨子里去了,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老韩并不关心孩子,只是比起那个孩子实在是太过意外韩文清更想先心疼下老叶吧。希望小天使们不要误解,两个人的女儿也是个萌萌哒的小萝莉,两个人也是好爸爸,很疼女儿的,毕竟两个人都是有血有肉三观正的好青年。

碰到那样的男人,好好珍惜吧

评论(12)
热度(145)
© 鸠十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