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死在窗台上的傀儡 -3-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叶修这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三个人僵在了原地,他们真的有这么像犯罪团伙???


客厅大敞着的窗户突然吹来一阵大风,四个人本能的抬起手臂挡住脸,等风散了以后就听叶修大喊:“卧槽给他跑了!”


“你到底在跟谁说话!”韩文清试图从叶修口中得到一些比较科学的解释来挽救一下自己快碎裂的三观,问出了困扰了三个人已久的问题。


“杀人凶手啊,不是有人死了嘛!我刚来找那个凶手谈心呢,”叶修一边做出心痛地表情一边说,“要不是警察同志你们突然出现哥早就把她给收拾了,准备怎么赔我?”


“赔偿?”韩文清冷笑了一声,“把你抓进监狱怎么样?你现在可是头号嫌疑人!”


张佳乐大喊:“就是!你还装神弄鬼呢!吓得我真以为有鬼。”


叶修点了一根烟叼在嘴上,道:“是啊是有鬼啊,在你背后呢。”


张佳乐吓得直接转身举枪,林敬言也本能的顺着叶修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叶修就抓准了这个机会准备跳窗逃跑,结果有所防备的韩文清向前跑了几步一把抓住叶修的万元大衣的领子,迅速扣上了手铐一点余地都不给留。


听到熟悉的手铐声张佳乐转过头了,一眼就看见了一脚踩在窗台上的叶修被韩文清扯住衣领,一手已被戴上了手铐,脑子一转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知道,自己被耍了。


“我靠你耍我!”张佳乐拿着枪一副要冲上去暴打叶修的模样,林敬言急急忙忙控制住快要暴走的张佳乐,张佳乐拿着枪的手挥来挥去,看得几个人心惊胆战的。


“职业素质呢!”叶修喊道,“这位警察同志你把枪甩来甩去的走火了怎么办!注意你的职业素质啊!”被抓了个当场也仍面不改色的叶修嘲讽张佳乐。


“张佳乐!把枪放下!”韩文清当机立断,张佳乐立马怂的跟被家长训了的小孩儿一样,站姿端正无可挑剔。


毕竟训他的是他顶头上司,春节可以拿照片来挂门口辟邪的韩文清,比自家爸妈还可怕,爷爷奶奶也比不上。


“啧啧啧,怂,真怂。”叶修叼着一根烟,要不是韩文清确定他手上戴着自己亲手拷上的手铐,他都要怀疑这人早已挣开手铐逃开站的远远的了。


“呸!”张佳乐看起来是准备跟这人彻底杠上了,不过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警察,韩文清不让他动手他还真不会自己给叶修动私刑。


韩文清顺手拷住了叶修的另一只手,压着叶修的肩膀,林敬言上前压住叶修的另一边肩膀,韩文清说:“走,先带回局里。”叶修表现的极其顺从,一路叼着烟跟韩文清三人到了警车上,一点怨言都没有。


没有一点反抗的表现让韩文清再次提起了警惕,毕竟短暂的接触便让韩文清清楚的意识到,这人极其的狡猾。叶修表现地仿佛被抓住的不是他而是韩文清一样。


上了警车之前,叶修的烟盒在他一脸心痛地表情下被韩文清给扔了,叶修坐在车上极其的不自在,嘴里没点东西叼着浑身难受,折腾地韩文清想把他扔下车揍一顿老实了再坐车。


“乐乐!”叶修突然喊了一声张佳乐,或许是觉得太过无聊也不能叼着个烟,便寻思找个人欺负一下。


“干嘛?!”张佳乐反应极其激烈,或许是刚被吓怕了,一脸警惕的看着把头伸过来的叶修。


“你有糖么?”


“有,你想干嘛。”


“太好了,我就说你这种年轻人肯定随身带糖,快快快,缴糖不杀。”


“哦你等等,”张佳乐摸了下口袋然后感觉哪里怪怪的,等等,为什么他说要给他糖他就得给他?!“呸!我干嘛要给你糖?!”


“给他。”没等叶修开口嘲讽张佳乐,韩文清就下令让张佳乐给他糖。


张佳乐不情不愿的掏出口袋里五毛一根的可乐味珍宝珠。


“还是不二家的奶茶味好吃。”叶修拆了棒棒糖的包装嫌弃。


“滚!”张二乐再次炸毛。


咬了根棒棒糖的叶修总算是安分下来了,车开到了警局门口,韩文清跟林敬言下车就压着叶修的肩膀进了审讯室。


一个小时后,看到坐在一脸愤怒的张佳乐对面吊儿郎当的仿佛在家里喝茶一样悠闲的韩文清感觉把这个人带回来就是个错误,不仅什么都没套出来,反而坐在一边的张佳乐还被他套了一堆情报出来,韩文清感觉他在警局这么多年听过的八卦还没这一个小时听到的多。


“啪!”张佳乐怒拍桌子,“快点老实交代你在哪里到底干什么!或者给我们提供凶手的名字!”


叶修拆了一根新的棒棒糖咬着,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趴在桌上:“我不是说了么,鬼杀得人啊,我去那里捉鬼啊。”


“你你你你!”张佳乐气的想掀桌,奈何韩老大还坐在边上,“这世上哪有鬼!”


“你什么你!张佳乐小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搞清楚啊!”叶修的表情一下子变严肃,“你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啊。”


张佳乐一下子寒毛竖起,听叶修这么一说感觉就像有什么人正在拍他的肩膀,然后在他耳边说:“你看不见,但是我看得见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佳乐一下子从椅子上摔下来。


叶修正站在他的椅子背后,看到张佳乐被自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很不厚道地直接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乐乐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他清楚的看见叶修一下子从椅子上消失然后一瞬间又出现在张佳乐背后,那个动作已经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了。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韩文清想了想还是在确定叶修是什么物种之前先用“东西”称呼。


叶修愣了愣,然后习惯性的露出嘲讽的笑容:“老韩你这问法简直就是在说我不是人。”


“那你是人么?”韩文清下意识的反问。


“我当然是。”叶修回到了之前坐着的地方,张佳乐也站起来好好坐在了椅子上,“你认识我的蠢弟弟,他是人,我当然也是人。”


叶秋是韩文清高中同学, 一个很优秀的学生,高中毕业了直接出国去了沃顿商学院,韩文清甚至有几次在电视上看到过那个很年轻就继承了叶氏的叶总裁,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还有个双胞胎哥哥。


这个叫叶修的,除了可疑还是可疑。


“那你说的那个…鬼杀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韩文清最终还是决定问出了对于案件帮助最大的问题,毕竟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跟案件没有太大的关联。


叶修停顿了一下,表情瞬间变得很严肃, 就在韩文清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惊天大秘密的时候,他说:“有烟么?”


“没有!糖也没了!”张佳乐选手再次抢答成功!“你快点老实交代问题!”


“啧,”叶修咂了咂嘴巴,“这个事儿呢,会把你们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跟三观都给毁了,所以建议你们警察别插手这件事儿了,让我去解决。或者说……”


叶修顿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你们一定要插手到底的话,那我也只好亲自出手毁坏你们的世界观了。”为了配合气氛叶修还做了一个悲愤又带了一丝怜悯的表情。


你的不要脸没下限已经毁坏了我的三观了!张佳乐憋了憋还是没说出心里话。说实话,他还是有点怕鬼这种东西的,以前看个《盗墓笔记》还一定要拉着孙哲平一起才敢看下去。


“我们会插手到底,这是我们作为警察的职责和义务,我们没有理由退缩。”韩文清说,“现在,请你来毁掉我们的世界观。”


→最近有点忙,宝宝时差狗春节不放假QAQ

→累

→更新不稳定

评论(10)
热度(74)
© 鸠十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