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吊死在窗台上的傀儡 -1-


一个穿个校服的男孩跟一个女孩在深夜里走在路上,路边的灯一闪一闪的,仿佛下一秒整条路都会陷入黑暗,路边漆黑的小巷子像是能吞人的妖魔一样一眼看不到尽头。趁着这难得的氛围,男孩便想着要吓吓自己可爱的女朋友,他指着一处住宅楼的窗台上说:“哎哟,你看那边,像不像一个人被吊死在了窗台上!”


女孩被男孩这么一说吓了一跳,声音抖抖索索的:“你别吓唬我!太坏了!”


“哈哈,开个玩笑嘛!”男生笑道,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那个窗台,然后又说,“哎,别说,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还真像有个人被吊在那里呢。”男孩沉默了下来,女孩想说点什么来缓解下气氛,结果刚想吐出口的话语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滴答。”


女孩吓了一跳,她用手肘碰了碰男孩问:“你……你听见那个声音了么……像是有水滴下来一样的……可是最近没下雨这时候也不会有人开空调吧……”


男孩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我跟你开个玩笑你还真当真了?”


“你太坏了!”女孩锤了男孩一下表示愤怒,“快走快走!这里阴森森的,待着就难受!还有你不准再吓我了!不然我们分手!”这种就会欺负自己胆子小的男朋友,再吓自己不分手留着过年?!


男孩像是被吓到了,委屈的说:“好嘛,别气啦,我再也不吓你了!我发誓!”


“那还差不多!”女孩得意的小模样惹得男孩心痒痒的,揉了女孩的头一把。


月光从云层后方透露出来,女孩心想以后再也不走这里的夜路了,瞥了一眼男孩用来吓她的窗台,这一瞥,却直直让她僵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人,女孩说不出那是男的还是女的,那人美丽的脸蛋下却是一身沾满了血的白衬衫跟牛仔裤,那个窗台上的人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眼睛反射月光像在发光一样地盯着她,像是在跟她控诉他的惨死。


男孩有点疑惑说要快点离开的女孩为何一下子停住了还一脸恐惧地直盯着一个地方,难道真见鬼了?他朝着她的视线转了过去,那一幕让他停止了呼吸,那人被吊在窗台上,浑身都是血。男孩的胆子到底是比女孩大一点,他抱住女孩强迫她不去看那具尸体。


男孩最后打了电话给110说明了情况,警察很快就来了。


领头的是个长得十分凶煞的高大男人, 要不是真的穿着警服,男孩差点以为那是个黑帮头子带着一伙人来收保护费的。


“可以跟我们再具体地说明下你们看到了什么吗?”领头的是韩文清,问证人他也是第一个开口的。


女孩之前显然被吓得不轻,一抬头看到了领头的那个男人一脸凶煞的盯着她,差点昏了过去,嘴巴张了张最后也没说出话来,站在韩文清旁边一个长得很斯文的男人像是理解了她为什么说不出口一样笑了笑道:“你别怕,他只是看起来凶了点,我姓林,你可以喊我林警官,可以跟我们具体谈一谈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个人的么?”

女孩显然是不像是能抵抗巨大的心里阴影跟别人畅聊自己的所见所闻,男孩深知自己女朋友的性格便替她开了口:“林警官你好,是这样的,我们刚是在回家路上,我看这里特变暗然后灯也是一闪一闪的,然后我看到这个窗台上有个黑影我就想吓吓她,因为之前光线不是很好所以之前也看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就不是很在意,就当个玩笑。结果我女朋友胆子有点小就特害怕然后喊我赶紧跟她离开。我本来正准备跟她离开呢,结果她就停在那里一直看着一个地方不动,我就特纳闷然后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结果就看到了那个死人。”男孩喘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继续说道,“真的,太可怕了,我感觉我这辈子不会再碰到这么可怕的事情了。”


“好的,多谢你的配合,”林敬言笑笑,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警察跑过来跟韩文清和林敬言说了两句,林敬言点了点头边转身跟男孩说道,“不早了你们快回去吧,回家好好睡一觉把这事儿给忘了,那边尸体被放下来了我们得去看看。”


韩文清尝试着缓下脸朝男孩点了点头,用良善的语气道:“不早了你们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男孩带着女孩离开了,男孩走的时候腿都在抖。


天哪这人的气场也太可怕了!他差点把钱包交上去!男孩默默的心想,今天也算是他的倒霉日了,碰到凶杀现场不说,还被一个看起来特别凶的警察吓得差点上交钱包。


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在凶案现场的辛勤的人名公仆们。


韩文清站在尸体边上打量着这个年轻漂亮却又以这样的方式早逝的男人。这是个很漂亮的男人,漂亮的雌雄莫辩,要不是张新杰很肯定的说这个男人没有整过容没有变过性韩文清都要怀疑这是个人从泰国走了一趟的男人。


“韩队,死者是名男性,死因暂时还未确定,不过初步估计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而不是胸口的那一刀,更多的我需要到警局解剖尸体才能确定。”张新杰是法医科的科长,平常跟着韩文清领导的小队工作,虽说是个法医,但也常常给小队的人看病,霸图区警局著名强迫症,到了十一点就秒睡的大神。


韩文清点点头,他知道张新杰工作很严谨,在未解剖确定死因之前从不轻易下结论:“把尸体带回去吧,大家注意不要破坏现场!”韩文清招呼着其他人把尸体搬上车好带回警局做解剖。


负责勘察现场的张佳乐和白言飞结束了工作也回到了车上,一回到车上张佳乐边跟林敬言吐槽道:“这次现场也太诡异了!你们这群人也不陪我去看看!”


白言飞听张佳乐这么说差点吐血,感情我不是人?!


张佳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对白言飞道:“小白不是我说你不是人啊,而是你这人给人太没安全感了!你看你如果能有老韩那张门神脸我保证不会这么抱怨!”说完还拍拍胸脯保证。


2 hits!白言飞翻了翻白眼道:“乐乐你个幸运E少成天跟蓝雨的黄少出去鬼混,感觉你最近的话又变多了。”


“……”怎么突然就扯到他的幸运值的问题上去了?!!!!呸!你才是幸运E!!“呸!少天最近被他家队长看地可严了,我都快两个月没联系到他了!”


张新杰抬了抬眼镜:“据我所知,你昨天晚上9点27分跟他打了14分钟的电话。”


“卧槽这你也知道? !!!”张佳乐惊悚地问。


“因为你用的是我办公室的电话,查一查就看到了。”张新杰一本正经的回答,毕竟他没案子的时候常年准时准点下班,导致张佳乐常年溜到他办公室来偷偷瞒着韩队长给自己的“好闺蜜”黄少天打电话,人尽皆知,张新杰都有了每天进了办公室就查一查自己办公室的电话的通讯记录的习惯


这次轮到张佳乐翻白眼了,以前有个孙哲平愿意陪着他闹腾,自从孙哲平离开警局以后人间蒸发连张佳乐自己都找不到他后张佳乐只能有空就去骚扰以前在警校的朋友兼上铺的黄少天。结果鬼知道他来了霸图的警局后连人权都没有了。


“都闭嘴!”一直盯着窗外任由队员互相拆台的韩文清突然开口了,他指着窗外,“你们看那个人。”


韩文清发威,谁敢不服从?队员们朝着韩文清指着的地方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大概一米七出头的男人,因为背对着大家还撑着个即使在黑夜里也极其显眼大白伞,没人看得见那人的脸跟上半身,只看得见那人穿着一条牛仔裤跟一双黑色的马丁靴,好像还披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


看到那个人后张佳乐直接喊出了声:“卧槽!”


韩文清转头问:“怎么?你认识那人?”


“不认识。”张佳乐摇摇头,“但他那双鞋我认识,Dr. Martens的1460经典款,一双一千多呢!啧啧有钱人啊!”


韩文清眼神立马犀利的像是要杀人,张佳乐立马闭嘴跟着队友们盯着那个人。虽然看不见那个人但他的伞一左一右的摇摆着,很明显,那个人在一会儿往左往右的看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许平常这种举动并不能说明些什么,但是在这种凶杀现场,在警察眼里,这就是一种可疑的表现了,毕竟这条路没什么东西也没有小区的路口,这人说不定就是杀人凶手呢。


“听我指令,一会儿下车去试探下那个人。”韩文清在车里下着指令,那个男人依旧在往左往右的找着什么,结果他突然转头看了一眼警车,韩文清立马说:“下车!”


韩文清小队的人都是警局的精英,也很理解他们的队长对他们的指令是什么意思。所有人立马打开车门抄上自己的枪就朝着那个撑着伞的人奔过去,那人像是吓了一条转头就跑,追着那个人跑的警察们更加坚定那个人就是犯罪嫌疑人的怀疑了。


跑在前面的撑伞人不停的转弯,韩文清看那人的速度虽然不行,只能勉勉强强的跟他们保持距离,但是那人不停的在转弯却是迟早会把他们给甩开,他摆了个手势,林敬言便拿出手机给留在车里的秦牧云打了个电话:“喂,小秦么?速度开车来秦安路路口把那个人拦下!”


秦牧云放下手机便直接踩下了油门,车速直接到达100,俨然一副f1赛车手的模样。没几秒车就横在了一直向前奔跑的撑伞人面前,秦牧云跳下车举着手枪大喊:“不许动!”


撑伞人遇到了前后夹击的情况,只好无奈的停了下来。


韩文清跟其他人也一块儿在撑伞人背后停了下来,韩文清举起枪:“把伞放下!蹲下!手向上举!!”


撑伞人把伞放下,围巾跟刘海把脸给挡住了,韩文清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但不停耸动的肩膀透露出那人早已气喘吁吁体力消耗巨大的状态。韩文清带着队员上前几步举枪围住蹲下的男人。


韩文清刚想说出你被逮捕了就听到男人开口道:


“我真没钱,您们能找别人打劫去么?”


→第二章点这里

→恩这是个新坑

→写着玩,就是想写鬼故事。文笔小学生,语文真的是体育老师教的。【在国外待太久我都不会写作文了

→求评论,反响好就写下去,不好就不写了。

→多cp:主韩叶双花喻黄,林方有,其他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大概有吧

评论(11)
热度(76)
© 鸠十九/Powered by LOFTER